yzc261亚洲城小说 > 最春风 > 第八六九章 官两口

第八六九章 官两口

        在座的人里面,只有焦渭最能理解欧阳杰的心情,他不由佩服欧阳杰的淡定,若是罗绍这样待他,他怕是会吐血,好在他比欧阳杰的运气好,遇到了罗绍。

        李初一继续说道:“我让人在顺天府外面盯梢,不到一个时辰,高蕴身边的张会隆和石青就去了,然后没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人又出来了,全都是一脸的郁闷,哈哈哈。”

        兴冲冲地过去,却发现把人抓错了,能不郁闷吗?

        焦渭问道:“那个人呢?放出来了吗?”

        李初一笑道:“自是不能当场放人,那多没面子?不过我已经把那人的老婆叫过来了,这会儿正在顺天府外面哭爹喊娘呢。”

        “老婆?”焦渭奇道,李初一这小子的鬼主意真多。

        李初一更得意了:“当然不是他的真老婆,是从翠花胡同雇来的姑娘,每人十两银子,那姑娘叫了十几个姐妹,哭得那叫一个好看,口口声声地说她男人没偷高首辅的银子,求高首辅放她男人一条生路。”

        欧阳杰失笑,他知道冒充他的那个人,是个刚来京城混饭吃的骗子,据说几代都是靠这个吃饭的。却没想到这个叫李初一的,竟然还请了翠花胡同的姑娘去帮忙。

        李初一又道:“这些姑娘不用自我介绍,一眼就能看出她们是做哪行的,估计不出一个时辰,京城里都会传高首辅抓了翠花胡同的王八。”

        焦渭哈哈大笑,方金牛气得不成,冲着李初一喊道:“这么好玩的事,为何每次都不叫上我?”

        李初一白他一眼:“你去了肯定露馅儿。”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欧阳杰牵牵嘴角,终于也笑了出来。

        京城里的人爱看热闹,尤其是和当官的有关系的事,不用宣扬,也能引来人头无数。

        听说翠花胡同的姑娘们在衙门外面哭成一朵花,来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姑娘们很是敬业,顾不上抛媚眼,一个比一个哭得好看。

        顺天府的人出来轰了几次,姑娘们只好避开衙门口,到旁边去哭,这是京城啊,可不是小地方,顺天府可不敢太过造次,人家没有堵在大门口,他们总不能过去打人,谁知道围观的人里,有没有哪位大人家的小厮,哪位御史家的亲戚?

        直到姑娘们的“男人”被放出来,姑娘们才止住哭声,簇拥着她们的“男人”往回走,围观的人这才一轰而散,可是高首辅仗势欺负龟公的事迹,也不胫而走。

        高蕴得到消息后,气得差点昏过去,他明明是要抓欧阳杰,怎么就变成他欺负龟奴了?

        他真要欺负人,也是欺负韩前楚和霍英啊。

        可是老百姓的嘴是堵不住的,尤其是这种事。

        高蕴连夜叫来幕僚们,让明天一早就派人到翠花胡同,把那几个姑娘找出来,问问是谁在背后主使。

        他又让人去盯紧酒楼茶肆,看看有没有人公开谈论这件事情。

        把这些事安排妥当,高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直接把欧阳杰杀掉。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都是那个杨庭,早不来晚不来,要在这个时候来京城,杨庭虽然只是下人,可却是杨家的家生子,是杨善宗派来监视欧阳杰和他的,他想除掉欧阳杰,却还不想现在就把杨家得罪光了,有些事情,他还需要杨家出力。

        因此,他只能让人在外面干掉欧阳杰,那两个轿夫都是犯过人命案子的,心狠手辣,来的时候把自己吹成了绝世高手,没想到不但没有杀掉欧阳杰,还被人送进了五城兵马司。

        高蕴越想越生气,只觉得他真是生来就倒霉,所有人都要和他做对,最可恨就是杨善宗,不但让王承秋来坑他,还让欧阳杰来监视他,处处制约他。

        想到杨家,他咬牙切齿,翻来覆去一夜没有睡好。

        可是倒霉的事情还没有过去。

        赵极自从那天病倒,便一直没有早朝,今天是十五,按理应是望朝朝会。赵极强撑病体来上朝了。

        每个月的朔望朝,京中大小官员都要来上朝,太和殿里外都是人。

        高蕴有些日子没有见过皇帝了,皇帝在病榻前召见过多位臣子,唯独没有见他。

        看到龙体大好的皇帝,高蕴正在盘算着要不要给卫喜送点银子,摸摸皇帝的心思。

        可是正在这时,一名御史走出来,朗声说道:“臣都察院御史周振德参内阁阁老高蕴!”

        一时之间,大殿内落针可闻,赵极挥挥手,准他说下去。

        周振德义正言辞:“内阁阁老高蕴,肆意妄为,欺压百姓,擅自派人抓了翠花胡同的一名龟公,苦主家眷在顺天府外当街喊冤,顺天府这才将人放出来”

        这位周御史是会元出身,写的一手好文章,他就高蕴欺压龟公一事,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他刚刚把折子读完,又有一名御史站出来:“臣也要参当朝首辅高阁老,欺凌百姓,有损官声。”

        朝上的文武百官,有的人昨天就听说这件事了,还有的原本不知道,早晨在外面等候上朝时,也从别人的窃窃私语里知道一二,此时已经有人把脸藏到别人背后偷着笑了。

        韩前楚自是早就听说了,他从昨天笑到现在,这个姓高的外室子,老子若是死在你前面,一定是被你给笑死的。

        他干咳一声,御史中立刻又站出几个人来,齐齐要参高蕴欺压龟奴。

        高蕴没想到这件事会传得这样快,他斜眼看向洋洋自得的韩前楚,这件事就是姓韩的搞出来的,否则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怎会传得朝野皆知?

        他跪下辩解:“万岁,臣家里从未失窃,又怎会去抓人?何况还是”

        他实在说不出龟公两个字,只好继续说道:“万岁明查,臣是被人冤枉的,是有人居心不良,要中伤为臣,万”

        因为王承秋,赵极快要烦死高蕴了。可是高蕴毕竟是首辅,他不能说免就免,而且此时正在打仗,如果在这个时候,内阁发生变动,朝堂势必又是一场震动,做为皇帝,他必须要慎重为之。

        可是这个高蕴也太不争气了,怎么竟然还和龟公扯上关系了?

  /sougou/157/157478/34621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yzc261亚洲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