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261亚洲城小说 > 无赖帝师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比试拳脚

第二百九十八章 比试拳脚

        远处的观望的士卒们之中,有人惊讶的现,这些重甲铁骑不但杀伤力惊人,而且他们斩杀敌军所用的方式,竟然跟他们的主帅韩义一模一样。

        泰猛和钱专对视一眼,皆是会心一笑。

        韩义这么做,明显是有意而为之的,一是为了鼓舞士气,二是要在所有人的面前,为那些战死沙场的袍泽狠狠的出一口恶气。

        第三次冲锋过后,战场上又多了数百具无头的尸体。

        韩义一挥手,身后的数百重甲铁骑瞬间停住战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待命。

        这一幕被那些老卒看在眼里,不禁啧啧赞叹,骑兵最难的不是前冲,而是让战马乖乖的听话停下来,眼前的这些战马,不仅能做到令行禁止,而且全都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这种对战马的驾驭能力,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的。

        经过三次冲杀,原本人数在三千的益州守军,此时只剩下不到百人。

        韩义举起左手,做了一个天机营众人从未见过的手势。

        正当他们猜测韩义的这个手势是何意的时候,却见韩义突然催动战马,独身一人冲入了敌阵,而他身后的那数百重甲骑兵,全都安静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统领孤身进入险地。

        “今日我要用你们的血,祭我一千天机营将士的在天之灵!”

        向来在两军阵前上不一言,只用手势传达命令的韩义,第一次在战场上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墨刀过处,鲜血四溅,一具具血肉模糊,再也分辨不出本来面目的尸体相继倒下。

        韩义调转马头,冷冷的望向对方仅剩的一人。

        “老子才是益州第一名将!”双眼通红的张任,突然跳上一匹战马,面目狰狞的朝韩义冲了上去。

        张任上马,韩义却反其道而行,跳下战马,向前几步,等着张任冲上前来。

        待张任杀到近前,韩义突然启动,几步之后,高高跃起,手腕一翻,用墨刀的刀身将张任从马上硬生生的拍了下去。

        张任虽说服用了失心散,但毕竟也算得上是益州的一员猛将,在韩义这一击之下,飞出数丈之外,竟然又爬了起来。

        远处观战的士卒心中一惊,而天机营的那几位高手看过之后,却仍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丝毫没有为韩义担心。

        就从没有当即斩杀对手来看,韩义就压根没想杀他,所以下手才会有所保留,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应该是想留一个活口,刺探一些敌方的情报。

        虽说益州多年来紧闭关隘,一直没有战事,益州守军的战力也不足为惧,但今天那五千益州守军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反常,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恐怕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会白白增加士兵的伤亡。

        他们猜的没错,韩义正是此意。

        自从听眼前这人说出刚才那句话,韩义便觉得这人与那些心智尽失的益州守军不同,似乎还保留着些许清醒的神智,将其擒下之后,也许能从他的口中得知那些益州守军丧失心智的原因。

        “敢不敢扔下兵器,跟老子比比拳脚?”张任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迹,仍是狂妄的叫嚣着。

        韩义微微皱了皱眉,以他刚才出手的力度估计,眼前这人即使是能保住一条命,也应该是再也无法站起,而现在对方看上去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竟像是并无大碍一样。

        韩义当然无从得知,张任之所以还能爬起来,只是因为他失去了痛觉而已,若是换做平时,韩义刚刚的那一击一定会让他痛的昏厥过去。

        韩义将手中的墨刀一下插入地面,对方的这种惊人的抗击打能力,反倒让韩义更加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委,所以并没有打算马上将其杀死。

        “我只问你一遍,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你们变成这个样子的?”韩义声色俱厉的问道。

        张任狂笑不止,气焰嚣张道:“有什么话,等打赢了老子再说!”

        说罢,张任大步向韩义冲来。

        张任之所以在如此激烈的战场上赤手空拳上阵,其实背后是有原因的。

        益州这个地方,幅员辽阔,却是地广人稀,边境线虽长,可真正能进入益州腹地的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处地方,而且这些地方,还全都是易守难攻的险隘。

        这种独特的地势,对于割据益州的那位皇室宗亲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可他手底下那些掌兵的武将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益州本就偏远,又易守难攻,各路诸侯在中原地带打的是热火朝天,而这偌大的一个益州,却始终无人问津。

        虽说这种天下大乱的年头,能偏安一隅,保住一条性命,无论是百姓,还是那些只愿动动笔,耍耍嘴皮子的文官,都是求之不得,可对于张任这样的武将来说,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武将靠什么升官?当然是军功,可如果没有仗打,又哪来的军功?

        于是在这片一直没有被战火波及的益州地界上,便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武将的升迁,只论资历,不论战功。

        原因很简单,既然大家都没有战功,那就看谁的岁数大,年长一点的,毕竟能服众。

        所以张任一直郁郁不得志,作为一个出身贫寒,靠着自己一双拳头才打拼到今天这个地位的少壮派,他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可能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都说拳怕少壮,张任这个岁数,正是武人的当打之年,可在益州这个地方,偏偏就因这少壮两字,他在军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所谓的益州元老谈笑风生的坐在中军帐内,而他,却连站在那些元老身后的资格都没有。

        也许是老天开了眼,终于让张任等来了一个机会。

        本来风平浪静的益州,一夜之间风云突变。

        先是北边有张鲁蠢蠢欲动,其背后的曹操更是对益州这块地方虎视眈眈,接着便是被刘璋亲自请进益州的刘备,在进入益州腹地之后马上翻脸不认人,而且还一副要反客为主的架势。

  /sougou/166/166450/346210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yzc261亚洲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