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261亚洲城小说 > 庶女谋:狂妃要休夫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密令,暗号

第四百四十二章 密令,暗号

        “你是何人!为何到我们府上闹事!难不成看到相府现在落魄了,你们什么猫猫狗狗都能上来欺负,想分一杯羹吗!”

        老夫人看了我一眼,满脸的怒容。

        我冷冷的勾了勾唇,目光冷凝的上下左右的打量了老夫人片刻,这老太婆仍旧是这么的自私自利。

        许是被我这样的目光给唬着了,老夫人没敢再说什么,倒是推了唐萧然一把。

        唐萧然蹙眉打量了我,突然道:“你不就是那个四姑娘吗?”

        呵,倒是知道。

        我抿着唇与他对视,唐萧然哼了声:“是谁指使你来这里捣乱的!”

        “呵,唐萧然,你如今已经不是相爷了,我也没必要与你行礼客气,我只问你,你到底将周燕华的儿子卖给何人了!”

        我厉声问道。

        唐萧然脸色一沉,眉头拧紧了:“与你何干!你最好快些走了,不然便送你去官府!”

        “你将儿子都卖了人了,既然你不要脸,那咱们就上衙门去,我看看到时候你唐萧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我咬紧了牙关,心里感叹,周燕华若是知道自己拼死生下的孩子是这等的待遇,到底是个什么心情,还有唐惜嫣,她如今仍旧安安静静的躺在宫中,无人照料,而唯一的亲弟弟连面都没有见过就被卖了,这如何不是一件可悲的事!

        “关你什么事,将她给我赶出去!”

        唐萧然扶着他的新夫人满面的怒火。

        有两个小厮上来要将我推出去,正好元其和唐毓衡策马奔来。

        “不关她的事,那关我的事了吧!”

        唐毓衡翻身下马,与我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站到了我跟前。

        唐萧然和老夫人都是一愣,瞪圆了眸子看着唐毓衡,许久不见,他们还以为这个在相府从来没有受到过关注的孩子已经死了,哦,不是,应该是说他们在将他放逐出去让他自生自灭的时候就已经是死了。

        没想到,不仅没死,还活的好好的,那穿戴一看就是过的不错,而且也比在相府之时身高样貌气质都更胜了几度。

        “衡儿?”

        唐萧然眯着眼,难得还记得唐毓衡的名字。

        唐毓衡冷笑了两声:“父亲,你果然一如既往的刻薄,一如既往的冷血无情,你当年能毫不犹豫的抛弃我,今天也一样毫不犹豫的抛弃我弟弟。”

        “衡儿,你……你在胡说什么,你看看,如今相府都成了这副模样了,府上人也多,那孩子是……是实在养不活了,我们才送与了一户好人家养着的,免得我们……”

        老夫人的话被含香猛然打断:“才不是!他们将少爷买了八十两银子,我听说……听说是卖了去当娈童的……”

        什么!

        我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敲了一记闷棍,唐萧然和老夫人是疯了吗?

        唐毓衡一听也猩红了眼睛,那虽然是周燕华的儿子,但是也是他的弟弟,如今就这么就被卖了,而且还被卖去当娈童,这孩子还能要吗?

        “你胡说!”

        老夫人急红了眼,手里的拐杖狠狠的顿了顿。

        含香也豁出去了,哭的眼睛都红了:“老夫人,我有没有胡说,你们清楚的很,当初,你们为了要这孩子,将夫人害死了,现在夫人在九泉之下还看着你们呢,你们竟然就这么将他儿子卖了!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人!”

        “你一个奴婢!还敢管主子的事!给我打死她!”

        唐萧然恼羞成怒,挥手让小厮上前去。

        我伸手拦着:“元其,让他给我吃点苦头!”

        “是!”

        元其飞身上前,一把扣住唐萧然,抓着他起来,唐萧然惊声尖叫着,他看了我一眼,我指了指一旁的人工小湖泊,元其会意,直接按着唐萧然的脑袋往水里去。

        “救,救命……”

        “老爷!”

        “萧然!”

        竺子珍和老夫人吓得同时大叫,可相府现在的下人本来就不多了,能这个时候上前来帮忙的就更不多了,这会儿根本没有人敢上前去。

        唐毓衡到底没有我狠心,忍不住小声对我道:“四姐,他……”

        我淡淡的道:“你别管,站着就行。”

        唐毓衡最听我的话,听我这么一说,只能闭嘴。

        我走上前去,走到半死不活的唐萧然身边,唐萧然有气无力的指着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老夫人拄着拐杖冲上来,举起拐杖就要往我身上揍,我起身,抬起手紧紧的握住:“老夫人,你再多事,信不信我也将你按水里去,你年纪大,身子骨也不好,折腾两下就一命呜呼了,如今的相府可没有法子让你好好安葬,兴许给你一卷草席丢乱葬岗也就罢了呢。”

        “你你你……”

        老夫人吓得脸色都白了。

        我松手,老夫人踉跄了几步,竺子珍上前扶住她,没人敢再说话。

        我看向唐萧然,娘亲的死浮上脑海,一股强烈的恨意在我的身体里爆,我一脚踩上唐萧然的胸口,道:“说!将人卖到何处去了!若是不说!我今日便让你不得好死!”

        唐萧然看着我,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赶紧结结巴巴的道:“百花楼……”

        好你个唐萧然!

        对待自己的妻儿如此的狠心,我娘亲,我,周燕华,唐毓衡,甚至是李柔和唐惜惜,唐鹤峰,在他的眼里都不过是个工具,一旦无用了,直截了当的就弃了,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

        我收回脚,咬紧了牙关道:“唐萧然,你这条命我暂时压在此,等我找他们偿还的最后,我会找你的!”

        呵,我会让你跪在我娘亲的牌位之前,跪到死!

        我转身翻身利落的上马,策马离开。

        唐毓衡一怔,差点叫出了四姐,他赶紧也上了元其的马,追了出去。

        元其叹息了声,只能带着含香徒步追赶。

        “老爷!”

        “萧然……要不要去报官啊!”

        “报什么官!若是被人知道我唐萧然穷的要将自己儿子卖去做娈童,那别人如何看待我!都是你们,我说了不要这么做!你们非要!”

        唐萧然气的脸色铁青,他想起我的眼神,浑身一颤,忍不住朝老夫人道:“母亲……你说,小四儿真的死了吗?为何方才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那个四姑娘……就是小四儿……”

        ——

        “四姐!四姐!”

        唐毓衡策马追上我,拦住我的去路。

        “衡儿!你让开!”

        我现在大有砸了百花楼的架势,唐毓衡伸手抓住我马匹上的缰绳,急急的道:“四姐,我听闻那百花楼是二王爷的地方,明着是茶楼,做的正经营生,可暗地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都有,若是弟弟被卖到那里去了,我们这么单枪匹马的过去,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不仅救不了弟弟,还会将自己都搭进去!”

        这话让我逐渐的冷静了,我闭了闭眼,才睁开道:“那你可知道,如何能进入百花楼去看看那些肮脏的买卖?”

        唐毓衡脸色一红,嗫嚅着:“我是没有去过,但是四王爷有派暗卫乔装打扮进去过,似乎要得到一个什么密令,与百花楼的掌柜对接了暗号,这才能有人带着去,不然他们是不可能带着去的。”

        密令,暗号?

        我沉默的想着,既然是二王爷的产业,那如果之前和二王爷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想来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吧?

        齐锦帧!

        我心里一紧,之前齐锦帧可是和二王爷私下合作颇多的,不知道齐锦帧会不会有这样的密令,是不是能将我带进去?

        这么想着,我朝唐毓衡道:“衡儿,你先回去,若有事,我会让元其通知你帮忙!”

        说完,我勒转马头,朝靖王世子府奔去。

  /sougou/184/184086/34564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gxsw.com。yzc261亚洲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gxsw.com